后疫情时期,亟须提高心理免疫力

后疫情时期,亟须提高心理免疫力
疫情期间,不少社区、企业通过细致入微的心理疏导,帮助职工走过了艰难时刻。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趋好,复工复产的全面展开,不同人群的心理状况也随之发生变化。在后疫情时期,建立心理危机干预预警机制、提高个体心理免疫力,对防范和降低社会风险至关重要。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是对公共卫生的挑战,也是对民众心理的挑战。日前,国务院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印发了《新冠肺炎疫情心理疏导工作方案》,方案要求,将新冠肺炎患者及家属、病亡者家属、特殊困难老年人等弱势群体、参与疫情防控医务工作者、公安民警(辅警)和社区工作者等一线工作人员作为重点,持续开展心理疏导服务。 疫情期间,不少社区、企业通过细致入微的心理疏导,帮助职工走过了艰难时刻。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趋好,复工复产的全面展开,不同人群的心理状况也随之发生变化。在后疫情时期,如何建立心理危机干预预警机制、提高心理免疫力,防范和降低社会风险? 2019年中,千金药业四川药店团队在省区全国排名倒数第一。大家憋着一口气,铆足劲埋头干了半年,本想今年开春力挽颓势。没想到一场疫情,打乱了他们原本的部署和节奏。 2月8日,正月十五晚上,四川药店团队在办事处团圆。四川销区药店总经理钟家武没有想到,从家乡广西玉林独自驱车千余里赶到成都后,“进不了门”“未营业”“不接待”等打击接踵而至,大家情绪很低落。 “抽奖”“免费品尝爆米花”“买赠”这些曾经大受欢迎的驻店促销方式,在疫情期间,对大多数顾客缺乏吸引力,无法带动人流。“老办法”收效甚微,如何打破固有模式,大家一筹莫展…… 省区副总王万刚在与泸州一连锁商品部沟通时一度崩溃,他心理压力很大,因为疫情将大大影响今年的销售。 “我们无法改变大环境,但是我们可以比对手更主动。人勤春来早,相信自己,早走一步就能把握主动。”钟家武每天都在团队交流群里鼓励大家。 在团队的支持下,王万刚恢复了自信,他和同事陈浩每天早上8点准时蹲点送“热早餐”给连锁总经理。直到第五天,总经理上班后又看见了抱着早餐的王万刚和同事。他说:“老王啊,你的坚持感动到我了。我觉得你们这么执着,一定可以成事,晚点把合同传过来吧。” 这家连锁店的突破,带给了团队巨大的信心。钟家武召集大家进行“头脑风暴”,于是一个个金点子诞生了。 今年一季度排名,四川药店团队跻身全国前五。“艰难的时候,要相互给予信心和支持,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,这种正面的心理暗示非常有力量。”这是这个团队的结论,也成为不少面对疫情身处困难的人们的坚定选择。正是这种正面心理暗示,让他们在复工复产中走出低迷,也由此看到了阳光,走出了心理的阴霾。 防疫一线频收减压技巧 “您每天给居家隔离的买菜送菜,害怕过吗?”当中原油田的心理咨询师问到这个敏感的话题时,油田基地社区的于姐回答道:“也害怕,但总得有人为他们服务吧。” 疫情使油田社区站在了抗击病毒一线,基地28个项目部的工作人员承担着出入证的制作分发,以及小区的卫生消毒、门口执勤,疑似人员的排查、上报、生活服务等。 作为直面“战疫”的一线职工,如何在做好身体防护的同时,做好心理防护呢?该油田EAP服务中心为职工们准备了很多心理防护小知识,随时为他们提供支援。 社区工作者们戴着口罩、穿着笨重长时间在室外工作,普遍存在着过度疲劳的情况。更为重要的是,他们经常需要与被隔离的疑似人员接触,被感染的心理压力随时存在。 于姐说:“辛苦忙碌一整天,晚上终于回到家,累得浑身酸疼。放假回家的闺女,真想跟她手拉手好好聊聊。”自从接触疑似病患,于姐在家中也执行着严格的自我隔离,时刻注意着和她最亲近的人“保持距离”。 一方面是面对本职工作时的责无旁贷,另一方面却是对家人安全与健康的担心,这造成了社区工作者内心的矛盾与纠结。 心理咨询师除了告知他们要理解这些情绪,在当前情况下都是正常的,无需否认和排斥它们,同时还提供一些减压小技巧,尝试用腹式呼吸放松自己。把手放在肚子上,用从1数到3的时间,慢慢地用鼻子吸气,让腹部用力,感受肚子慢慢鼓起来。然后,再专注地让腹部慢慢回落,慢慢地呼出这口气,同时再从1数到5,可以有效减压。 “我妈最近变得非常唠叨,天天说不要出门,不要感冒,她的心理是不是有问题了?”一位职工求助心理热线。 咨询师耐心地回答:“不同年龄段的人在面对应激的时候会有不同的表现,有的人可能会默不作声,有的人可能会变得很焦躁。家人不停地唠叨,其实也是一种宣泄焦虑情绪的方式,耐心听她的唠叨,和她沟通交流就可以了。” 拨打热线便是科学抗疫 疫情发生以来,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联合北京幸福公益基金会,迅速启动“抗击疫情,心理援助”公益项目。自1月25日起,该项目以每天1~4场的频率,持续开展针对疫情相关的心理学和医学专项培训。截至4月5日,培训受益人群超过310万人次。 而同时,清华大学 400-680-6101 全国24小时免费心理援助热线,于2月2日开通,“医务人员及家属”专线于2月9日开通。随着疫情的全球发展,3月中旬开始为海外华人华侨、留学生进行心理援助服务。 截至3月底的热线数据显示,求助者最集中年龄段为31~45岁;来电者职业位列前三位的是医护人员、隔离群众、抗击疫情相关工作人员。求助者主诉关键词为“疫情”“焦虑”“情绪”;医护人员及家属主要诉求关键词为“疫情”“焦虑”“孩子”“工作”。 “拨打热线便是科学抗疫、积极心态的行动!”采访中,该院多名心理学教师表示,希望民众意识到疫情下维护心理健康的重要性。 据了解,疫情过后,一线医务人员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、情绪障碍等一系列心理问题的风险较大。研究表明,非典期间一线医务人员三个月内的PTSD发病率为8.33%,一年内的发病率为8.92%,病程至少持续1个月以上,有的人可长达数月或数年。 除了对医务人员进行全员心理测量,并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和治疗,业内专家还建议,疫情过去,是病逝者家属哀伤的开始。对于这一人群心理状况也应高度重视,可从社区角度给予关注。这是病逝者家属的个人需要,也是社会稳定的需要。可以通过专项热线、网络线上提供心理咨询,也可以通过线下的个人咨询与团体心理辅导提供较长期的服务。 重视心理疏导、注重科学疏导。这成为心理学专家的建议。 本报记者 尹晓燕 【编辑:于晓】

虎门大桥凌晨仍有肉眼可见振动 交通部派出专家组

虎门大桥凌晨仍有肉眼可见振动 交通部派出专家组
[][字号 ][] 新华社广州5月6日电 广东省交通集团6日凌晨通报称,专家组判断,虎门大桥5日发生振动系桥梁涡振现象,并认为悬索桥结构安全可靠,不会影响虎门大桥后续使用的结构安全和耐久性。6日凌晨,记者在虎门大桥管理中心实时监控画面看到,大桥仍有肉眼可见的轻微振动。 虎门大桥是连接广州市南沙区与东莞市虎门镇的跨海大桥,位于珠江口狮子洋上,于1997年建成通车。虎门大桥车流量大,常处于饱和状态。 广东省交通集团通报称,5月5日下午14时许,虎门大桥悬索桥桥面发生明显振动,桥面振幅过大影响行车舒适性和交通安全。大桥管理部门联合交警部门及时采取了双向交通管制措施,广东省交通运输厅、广东省交通集团连夜组织了国内12位知名桥梁专家召开专题视频会议进行了研判。 专家组初步判断,虎门大桥悬索桥本次振动的主要原因是:沿桥跨边护栏连续设置水马,改变了钢箱梁的气动外形,在特定风环境条件下,产生了桥梁涡振现象。 广东省交通集团通报说,大跨径悬索桥在较低风速下存在涡振现象,振动幅度较小不易察觉,仅在特殊条件下会产生较大振幅,不影响桥梁结构安全,会影响行车体验感、舒适性,易诱发交通安全事故。 目前,虎门大桥管养单位已紧急开始对大桥进行全面检查检测,大桥继续施行双向封闭。交通运输部已组建专家工作组到现场指导。(责任编辑:马常艳)

疫情之下 一个留俄学子的生活感悟

疫情之下 一个留俄学子的生活感悟
窗外,阳光在微微跳动。一眼望去,一幢幢住宅楼前,已经插起了象征节日来临的俄罗斯国旗。只是今年的5月,本该充满节日氛围的莫斯科,却缺席了以往熙攘的脚步与漫天的欢呼。  作为一名留学俄罗斯的中国学生,我的身边有在一番纠结之后选择回国的,但更多的人则像我一样,在担忧旅途风险与日后能否按时回来完成学业的权衡之下,最终选择留在学校。  回望过去的4个月,我已经很难回想起心理状态的细微变化。今年2月初,我去瑞士日内瓦参加访学活动,2月12日回到莫斯科,也开始了在莫斯科的独居生活。  3月中旬,俄罗斯疫情开始扩散,莫斯科大学的课程也改为线上。我回到学校帮一位学长盖章,当时系门已封,老师站在系门口等我。看着马路上稀疏的车流,外办老师默默说了一句:“不知道今年什么时候,我们能再回到系里。”那时的我们都不会想到,俄罗斯疫情的发展形势。  3月底,俄罗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升速度很快。在网课作业的压力与对自身健康安全的担忧之下,我的心情很差,也时不时冒出回国的念头,但在父母劝说之下还是打消了。  4月4日晚,我的同乡学妹琳雅给我打来电话,在为要不要跟父亲一起回国而焦虑。最终,她经过20个小时不吃不喝的艰难归途,回到国内。在她看来,一人独居在莫斯科,心理压力太大,劝说我也回国。  随着疫情的蔓延,我已经不再出门购物,好在俄罗斯的网购服务还在照常运行。每次收快递时,我都戴着手套接过送货员放在1米之外的袋子,再小心翼翼地对商品包装进行消毒。从不屑于囤太多食品到逐渐增大网购食品量,我减少了出门收货的次数,进出宿舍也戴好口罩。每当我觉得孤独时,会上网看看和我一样留在其他国家的中国留学生的生活。  让我欣慰的是,我们的健康包马上就要送到了。4月17日,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对话在俄留学生,嘱咐我们注意防护,言语之间充满了如长辈般的细致与关切。更让人感动的是,就在隔天,我收到了学联志愿者上门发放的健康包。打开这份来自祖国的珍贵礼物,我看到健康包外包装上写着“砥砺前行,中华同心”,里面有足量的医用口罩、连花清瘟胶囊、中药香囊、防疫手册以及一封鼓励信。  在我收到健康包的当天,微信朋友圈关于健康包的话题刷了屏,“祖国是我们坚强的后盾,太感动了!”“平凡的我们,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人关心着、惦念着,因为我们身后有个强大的祖国。”“终于收到了健康包!欣喜、感恩、激动!” ……一条条晒健康包的朋友圈,点亮了我们这群留在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的生活。  领到防疫物资,得到来自祖国的关怀,越来越多的学生决定留下来,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。  “我一切都好,生活物品充足,也没憋出啥心理毛病,暂时不会考虑回国,你们也别担心我。”这是我最近和父母视频通话时常说的话。  5月初的莫斯科,几场淅沥的春雨过后,窗外就从光秃一片变成绿色盎然。透过窗纱,清凉的空气中满是泥土与新嫩树枝的味道。日益蔓延的疫情之下,大自然仍遵循规律地变换着。  “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会过去” ——最近,普希金的这句诗在俄罗斯各大线上文学沙龙中常被诵读。我的俄语老师说:“这大概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乐观主义。”透过视频,她的眼里闪着温柔的光。  我想,这个春夏,也一定会在我的留学生涯中,留下难以忘怀的一页。  (寄自俄罗斯)   常 乐